_Fearless屺

Newtmas厨 完美的杀手浪漫的英雄。

Be our cat

于是拖延症的三十题计划在kaaya小天使的助推下开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来啊给你吃糖啊
甜死了真是
再次谢谢kaaya大大Orz
接下来我们会满满补齐三十题
大家食用愉快
@Hotaru螢  @THIRD PLANET

THIRD PLANET:



Newt最近老是受惡夢困擾,每每從夢裡驚醒時,卻總是想不起來令他飽受驚慌的內容為何,幸虧在同居之後他們換了張大床,每當從夢中驚醒後,Newt便本能地往Thomas懷裡鑽,然後聽著對方規律的心跳聲與沉穩的呼吸聲後,放下心來再次睡去。


正因為如此,Thomas常常在睡夢中感到胸口被重物壓住,幾番掙扎後醒來,才發現壓住胸口的重物是Newt…


一番追問後,Thomas才知道Newt的困擾,也試了很多養神安眠的方法,但始終成效不彰。


恰好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則是那隻毛色黑白間雜的貓。


 


一開始,Newt是在經常路過的街道小巷裡遇見他的,雖然是街貓,但似乎已經結紮,也有人會固定餵養他的樣子,對路人雖然有點警戒卻很快就親人,本來Newt是看他可愛所以花了點時間和他玩,沒想到幾次下來,在Newt特地買了罐頭餵他後,這隻貓就跟著Newt回家了。


『我沒想到他這麼好騙,跟他玩幾次又餵他吃罐頭之後,就跟著我不走了。』


這是那天Thomas回家後發現這隻貓時,Newt的原話。


看著和Newt玩了一會兒後就躺倒在地上露出肚子又發出呼嚕聲的黑白貓,Thomas皺著眉頭問:「你真的要養他嗎?雖然我們的工作也不算是早出晚歸,但我們兩個偶爾也都有可能同時不在家,如果只是留下飼料別讓他挨餓的話就還好,就怕我們都不在的時候他會調皮搗蛋。」


「這個嘛…」想了想Thomas說的話不無道理,Newt歪頭思考了一會兒,回答:「我們先觀察他一兩天,真的不行的話就送養吧。」


 


當天晚上,Newt找了個箱子,又找了幾件打算丟掉的衣服鋪在箱子裡做個暫時的貓窩,再裝了些貓飼料跟乾淨的水放在箱子外,接著確定貓咪自己安頓在箱子裡不會亂跑後,這才回房準備休息。


看了眼坐在床上、腿上放著筆電還戴著眼鏡的Thomas,雖然知道他不太同意收養貓,只是礙於Newt的想法而勉強答應,但Thomas不知道Newt已經打定主意,而現在只是走一步算一步,因為Newt知道,Thomas最後還是會同意的。


拉開棉被坐上床鋪的另一邊,Newt伸手在Thomas面前揮一揮,然後在對方的視線轉到他身上時,拿下Thomas的眼鏡及腿上的筆電,接著撫上Thomas的臉頰吻了上去。


既然有所求就該給些賄賂,而這只是Newt的第一步。


 


暫時收養貓咪過了一個星期,看著家裡多出來的種種貓咪用品:飼料、罐頭、便盆、寵物用保暖墊,Thomas有感這隻貓應該會永遠留下來了。


畢竟是從街上帶回來的,Newt在隔天就幫貓咪洗了澡:雖然貓本身非常不樂意而且洗澡的過程一直哀嚎著,但所幸沒有讓Newt追著他跑,在吹乾的時候也是不太安分,還好Thomas幫忙抓著讓Newt加快吹乾的速度,結果是得到一隻乾淨又毛髮蓬鬆的暖手貓咪。


洗澡加上吹乾花費了一些時間,為了獎勵貓咪沒有抓傷他,Newt開了個罐頭做為獎賞,也許因為這個動作,貓咪吃完罐頭後黏著Newt一直撒嬌,讓Newt高興得一直抱著他窩在沙發裡看著有點無聊的電視節目,直到Thomas做好午餐要Newt一起吃飯時才放開。


午餐過後,Thomas繼續打開筆電敲打資料,一直到處理告一段落,這才走回房間打算小憩片刻。


本以為在敲打資料的這段時間沒聽見Newt的聲音,猜想他應該是繼續看節目,但回到房裡才發現Newt睡著了,而那隻黑白間雜的貓咪則是縮成一團睡在Newt胸前的位置,看到這個畫面Thomas當下愣了一兩秒才回過神來。


『未免也睡得太理所當然了吧?』


一邊想著,Thomas一邊拉開棉被躺進被窩裡,中間還因為動作太大吵醒貓咪讓他"嗚~"地叫了聲然後走到床尾處坐下,直到Thomas安穩地躺在床上沒有再動作,貓咪才又走回床中央,縮成一團睡在兩人之間的凹陷處。


 


又過了約莫一星期,某天、Thomas坐在沙發上敲打著資料時,貓咪突然跳上沙發的另一側,接著朝著Thomas的方向走去。


專心在筆電上的Thomas並沒有注意到朝他走來的小動物,只是敲打鍵盤的手臂突然被撞了一下,讓Thomas嚇一跳手指打滑,於是筆電的畫面上多出一行亂碼,轉頭一看,貓咪用身體蹭了Thomas好幾下,然後就坐在一旁對他輕輕喵了聲。


「Oh…my god。」


工作中Thomas不喜歡被打擾,避免因此分心而降低效率,長久相處下來Newt也有自覺,非到必要絕不打擾Thomas。


而現在這隻新來的貓咪才不管Thomas是不是在忙,睜著圓圓的眼睛加上輕輕擺動的尾巴,十足表現出"陪我玩。"的樣子。


無奈地推了推貓咪,示意要他離自己遠一點,但小動物被推開後很快又黏了上來,幾次下來Thomas原本缺乏的耐心所剩無幾,正要對貓咪發脾氣的時候,Newt趕緊走過來把貓咪抱走。


「…你別對他兇,不然以後他一見到你就沒好臉色。」


「你知道我在打資料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尤其是一隻沒打算讓他留下來的貓。」半發洩的對Newt說出這句話,抱著貓的男人在聽見這句話時表情冷了下來。


 


彼此都因為對方說的話而感到不愉快,Newt則是抱著貓坐了下來,好一會兒後才緩緩開口:「你還記得前一陣子我老是做惡夢嗎?」


「…嗯。」雖然不明白Newt為什麼在此時提起這件事,但Thomas還是點點頭。


「那時候你試了很多方法,雖然成效不彰,但我還是很感謝你為我做的那些。」


「…你的情形已經改善很多了,不是嗎?」


「嗯。」低頭看著趴在他腿上享受著撫摸的貓咪,Newt突然笑了起來:「說也奇怪,那天幫他洗澡後,吃過午餐想休息一下,本來擔心睡了又會做惡夢,結果難得的睡了個好覺,醒來之後發現你和貓咪都睡在我身邊。一開始我也沒有想太多,直到前幾天睡醒後發現她又跑到床上睡在我身邊,於是才心血來潮想說試試看,當天晚上偷偷把他抱上床、睡在我身邊。」


「結果呢?」


「沒有惡夢,睡得很好!很神奇吧?雖然沒有實際的根據,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動物療法吧。」


聽見Newt這麼說,Thomas跟著坐了下來,看著Newt腿上縮成一圈的貓咪,問:「所以我該感謝他?」


「如果他的存在能讓我的睡眠品質變得更好…是的,我希望他能留下,但前提是不會造成你的困擾,我想你懂我的意思,Tommy。」


雙手環胸嘆了口氣,Thomas看著Newt,又低頭看了看貓咪,接著放鬆身體往後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皺著眉頭思考著。


幾番掙扎後,Thomas坐直身子看向Newt,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表情凝重的說:「在讓他留下來之前,我想應該幫他取個名字。」


「喔、對!名字。不過我得更正一點,是"她"、不是"他"。」


「噢…是女孩子?怪不得老愛黏著你。」


「是啊。」自豪的笑著,Newt繼續說:「而且我發現她特別喜歡親近臉蛋好看的人,所以她喜歡你,你應該高興才對。」


聽Newt這麼說,Thomas只是聳聳肩、錯開話題:「那她的名字呢?」


皺眉思考了下,Newt開始幫貓咪想名字:Lizzy、Sunny、Bella、Tess、Brit,一連幾個Thomas都不喜歡,最後Newt想不出來,於是把取名的責任推給他。


「嗯…叫Newtie如何?」Thomas念出拼音,然後用一臉不能反對的表情看向Newt,讓Newt愣了幾秒,隨即笑了出來。


「嗯,還不錯。」低頭揉了揉貓咪的頭,「以後妳就叫Newtie啦。」


 


似乎是也喜歡自己的名字,Newtie喵了一聲,用頭蹭了蹭Thomas。









原哏來自: @九桉呀w 


http://real7killerzoekum.lofter.com/post/1dd6ddae_e11e4d4


TNT 30題:02. 睡著的貓和他



【TMR同人】|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cp:TNT无差

※ooc严重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AU

※推荐BGM→Laurie Darmon《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http://music.163.com/song/30841948/?userid=372439348 

※食用愉快

-Chapter [7]

Wiston很懊恼地看着蹲在地上的Thomas。Thomas那一刻天崩地裂觉得自己踩空了要掉到了地底世界,脑海里有什么很美好的东西被狠命地炸开撕碎。

Thomas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幻听了。

那是Wiston送Thomas到家中后的事情,Thomas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声不吭地度过了一个深夜,手机里的短语他连看的勇气都被那份报纸抽尽了。

-“嗯,我只是按着Newt的意愿行事而已。”

脑海中一次一次的播放着Wiston的话,脑袋又开始疼痛,终于闭上布满血丝的眼睛。

冬季还很长,Thomas走出家门,雪依旧很大。蒙蒙中耳畔又穿来Newt的声音,

-“Tommy,Tommy......”

却因为公车的喇叭声一切幻听和臆想破灭。太阳依旧是惨淡的,Thomas呼出的气还是化成冰渣渣,在太阳柔弱惨淡的金色下转瞬即逝的美丽,可是Thomas再也不觉得它很温暖了。手指关节泛白,Thomas裹在厚厚的大衣中却依旧的削瘦,从远处看真要担心他会被一阵风吹走。

早已无心养猫,那只波斯猫送给Minho养着。那只冻裂的瓶子已经被自己埋在地下,连同记忆一起。

最近热播一档电视剧,名字Thomas记得,是《陈旧站台》。女主角和男主角的爱情故事因为男主角的病而终止,男主角生怕女主角伤心便谎称自己已经有新女朋友,女主角却一日一日等在车站,终于男主角回来了看到多年不见的女主角,身后桔梗散发幽香,男主角和女主角的故事就完了。

Thomas又一次注意自己已经24岁了,24岁了。大把青春换来一个END,因为那次空难Thomas从14岁到24岁整整10年间的恋爱,全部化为乌有。

又是三年,Thomas过完27岁的生日时感到很空虚,虽然生日蜡烛旁只是缺了一个叫Newt的人,其他朋友还是很多很快乐。谢谢你们多年的陪伴。Thomas在下着暴雨夹雪的冬夜独自向维多利亚车站走去,连伞都不打。半夜2点Thomas全身湿透的来到车站门前,一些返家者缩在几个座位上等待开车。

谢谢你们多年的陪伴,谢谢你们多年的陪伴,谢谢你们多年的陪伴.....

-Chapter [8] 完结章

Thomas在自己27岁的时候划上人生的休止符,或者说是句号。

人们发现Thomas倒在雪地中,手划开的伤口早已凝结,鲜血浸入雪中。那天早上,太阳竟然默契似的冲出阴暗冰冷的云彩,不再惨淡柔弱,当第一缕金黄色富有热情的阳光照在土地上,来到Thomas身旁的朋友知道冬天已经过去了。

Wiston抱着Wicked什么也没说,表情什么的全无,只是感觉全身麻木不堪,Alby只是站在Thomas身旁,Minho也只是眼圈通红地拨打Thomas和Newt的电话,明明知道永远不会接听。连救护人员和安保人员都无法把他们从Thomas身边拉开。

别客气,我们喜欢陪着你,真的,别客气。

-“比起住在北极的北极熊和住在南极的企鹅,我们要幸运得多。”这是Thomas从前认真说给Newt听的。

Thomas的27岁和24岁,连同Newt那年空难的25岁,就永远定格在站台上的一角。不知道车站会不会记得这个悲凉的故事。

站台也被最后一场雨雪洗涮得惨白无比。

"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这些面容在人潮中明灭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朵朵花瓣落在 湿润的 黑粗树枝上

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全文[THE END]-

日常艾特我萤小天使  @Hotaru螢

对不起今天没有更新了
开学第二天作业就多到瞬间爆炸
没有睡午觉的我现在在神游
明天放完结章
一定放

【成为幽地女神后 聚聚感觉今天的自己也和昨天一样帅气】

小天使们晚安安

Hail Newtmas♡

【TMR同人】|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cp:TNT无差

※ooc严重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AU

※推荐BGM→Laurie Darmon《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http://music.163.com/song/30841948/?userid=372439348 

※食用愉快

-Chapter [5] [6]

“xx地区发生动车零件事故......”
“动车的未来将怎么办?!”
“动车......”

Thomas看着一篇篇触目惊心地文章开始担忧起来了。如果Newt坐的动车发生事故怎么办,Thomas起身。

“我干嘛要关心他啊,我们都不是情侣关系了。”

心里的矛盾让Thomas又坐下,漫无目的地翻着报纸,从小就喜欢翻到纸张的刷刷声,此时的Thomas看到纸上绿豆大小的字却只感觉心有余力不足,头靠在椅背上,又开始担忧起来。不行啊,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家伙!

Thomas从椅子上奔起来,不料碰到邻座的行李只好一直说对不起,好在邻座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没有多找麻烦。Thomas心神不宁地坐在椅子上开始胡乱臆想。

如果自己当着Newt新女朋友的面扇他巴掌他会不会暴怒?虽然我不怕他。可是,Newt是有新女朋友了吗?等等,到底要不要扇呢?不扇巴掌的话没办法解除我心中的愤恨。

Thomas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喃喃自语,把头埋在手臂中,“如果是原来的我的话,我怎么会恨Newt,应该默默地把苦果吃下去......”自己从前怎么会这样,只会坐在卧室里手里手捧极苦的咖啡几天沉默不语,然后当大太阳出来了雪融化了自己就像没事一样,只是从此少了一个人。

可是现在,为什么,不能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地对待分手?

Thomas抿抿嘴,看着手表开始倒计时5分钟,如果动车没有迟开什么的,5分钟后他就可以扇Newt的巴掌了。

-[6]-

最后5分钟过得极度缓慢,就像电脑卡机一般,Thomas不停地对手表。

“叮咚,D780列动车已经到达......”

指针刚好走过2点,Thomas不由攥紧衣角深吸一口气走向到达的站台。盼望亲友的人群挤满了站台,Thomas很不容易才挤进护栏中,这样可以好好看Newt出来没有。虽然暖气不大但是在三九天,额头上出现了细细的汗珠。拿着行李的旅客一个一个走来,亲友兴奋激动的叫声一次一次冲击着Thomas的耳膜。

当最后一个男生走出来时Thomas发现没有Newt,走来的却是Newt的朋友Wiston。

-“Thomas?你怎么来了?”Wiston看到Thomas震惊程度不亚于Thomas。Thomas无法克制自己的嘴巴变成“O”型,却发现眼泪已经一滴一滴顺着苍白的面颊流下来。

-“Thomas?!”Wiston没有想到Thomas会是这样的表情。

-“Newt呢?Newt呢?!”Thomas扑上去抓住Wiston的衣服。Wiston听到这个问题沉默了。

-“他有新女朋友了......他没有来车站...”Wiston说这话明显的语气不足。

-“你骗我,Newt呢?”Thomas淡淡地呼了口气,重新回到候车厅,见Wiston一直不回答他的问题便不再理他,转身回座位收拾那些买来的报纸,顺便翻翻最新的一期。

[飞机出事全机无生还,死亡名单。]

Thomas对这个标题淡淡的一瞥,眼睛就再也无法从什么离开,第二列第七行赫然写着他的名字。

Newt

Thomas感到世界崩塌了。

-TBC-

【TMR同人】|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cp:TNT无差

※ooc严重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AU

※推荐BGM→Laurie Darmon《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http://music.163.com/song/30841948/?userid=372439348 

※食用愉快

-Chapter [3] [4]

号码29是一封信。

是告白还是其他什么。

Thomas摸了摸惴惴不安的内心。

缓慢地抽出信封中的白色信纸,上面是Newt很难模仿的字眼,不会错的。

-“不知道怎么和你这个容易感动的人说,我觉得我们的情侣身份是时候结束了。”

在暖气的包裹中Thomas觉得自己很冷很冷,然后冲进厨房拿出冰箱里的冰块咽进口中。嘴巴中的巨大刺激袭击的各个细胞,嘴中呼出的白气显得那样空虚。

Thomas慢慢握紧拳头,心情是他根本没办法表达出来的空洞,刷刷地泡好一杯极苦的咖啡端起来就灌。苦涩的液体从嘴中流入心里,眼泪徘徊许久终于滴落。

他看到还附着一句铅笔字,Newt会在12月4号下午14:00到维多利亚车站 。

Thomas不知道是谁写的,也不想知道。

今天是12月4号,Thomas想想下午要不要到车站去接Newt,当面质问他为什么,如果身边跟着女生就当着新女朋友的面,狠狠地甩他一巴掌。Thomas是思想的巨人
行动的巨人。

Victoria Station是伦敦市最繁忙的车站,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雨伞带进的雪片,使车站的路面十分的滑。

冬日的阳光微不足道,冬日的阳光没有一丝温暖。用Thomas的无厘头比喻来说:“就像是冰箱里的灯。”

Thomas站在路边深深呼出一口气,手里紧握着雨伞柄,雪很大。纷纷扬扬地飘落在伞上,偶尔几片雪花会滑落在脖子上。
的士过去一辆又一辆,Thomas呆呆地站立在路边,嘴里碎碎叨念Victoria Station,当又一辆的士从Thomas身边过去,发出“滴”的喇叭声,他才醒悟过来。

-“Taxi !”

Thomas抱歉地坐进的士后座,心安理得地听了司机的几句抱怨,便报了目的地所在何处。之后就不停看表。

1点便到达了,Thomas有充足的时间在车站活动活动,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候车厅的大屏幕电视时,才突然发现自己与新闻隔绝好久了,有4个月了。这几个月Thomas都在自己的咖啡店帮忙。想起咖啡店Thomas才意识到自己已经23岁了。
不再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好时光让自己消耗浪费,脸上已经多出的一条细微的鱼尾纹,这条几乎看不到的鱼尾纹也在提醒着Thomas自己的年龄。自己大把的时光都浪费在Newt的身上,这次自己不论如何都要好好的质问。

就是不质问,也要再见他一面。一闪而过的念头让Thomas很是吃惊。

Thomas不耐烦地轻叩着桌子,服务员端上来他钟爱的咖啡,将苦涩的液体喝下去的时候,他在思考很多。那些朋友早就处好对象,最快的Minho已经在一年前订婚了。Thomas去参加订婚仪式的时候,Minho正幸福地挽着未婚妻的手朝自己微笑,Thomas发现每天见的Minho居然有了不一样的变化,不再是一声兄弟大过天的大大咧咧的男孩,而是成熟令人感到安稳的订婚男人了。

-“Newt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他啊,有事情。”

-“你要快点搞定他啊,你都22了。‘’

-“Ahh yep.”

Thomas睁开眼睛看向天花板,大口咽下苦咖啡。“什么搞定他,和他分手了。”如果他这样说,那Minho会用这样的一副心痛的面孔看着他。“Thomas啊.....你你你...”一急说话就有一点点结巴。

起身付账,还有45分钟动车才到站。

Thomas来到站内报刊亭买下了4份《国内外新闻报》,然后从最老的一期开始翻起。

[动车事故频频出现,国内动车惊慌]

Thomas看到这个标题停顿了一下。

-TBC-

#唠嗑-关于三十题的联文产粮欲望与被开学支配的恐惧

我要去学校了哭唧唧
以后日更估计在晚上也有很小可能性没有

【这个可能性估计和聚聚成为“幽地女神”的可能性是差不多的】

好想写这个!
好想!
还有painter x composer的梗!

可是开学了要

【那个我是说 有小天使来联文吗求你了】

【TMR同人】|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cp:TNT无差

※ooc严重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AU

※推荐BGM→Laurie Darmon《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http://music.163.com/song/30841948/?userid=372439348 

※食用愉快

-Chapter [2]

唉,自己还真是把怀旧的习惯传给Newt了。

吃完午饭时Thomas已经看到11了,是一个褪色的领结。作为一个标准美利坚年轻人,Thomas在自己的英国男朋友身上找到了无数与他不同却又让他着迷的blinking points,从拥抱Thomas的时候手自然揉揉他头发的小习惯,到叫着“Tommy”时温润好听的英音。

-“You know what? Maybe someday I will be gentle like you ,Newt.”

对,他是这么说过没错。

可是Thomas根本不用领结。

自己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就可以了。领结的话,非重要场合为什么要戴呢?Thomas想。所以自己把领结还给了Newt,那时的Newt看上去很懊恼。

-“而且,我又不喜欢米色。”

不过从褪色的痕迹上来看,Newt一定是匆匆忙忙从饰品店扯下这个很旧的领结,买下来直奔约会地点,却发现很旧很老了只好抱歉地送给自己,自己不要,他就一直保留至今。

真傻,真傻。Thomas轻声说。真是个滥好人,

Thomas在杂物中翻找,12号纸条及它所带的物品在瓶子的最底部被翻出来。是电影的两张票,上面的座位号是“7”和“9”。Thomas觉得没什么好回忆的,稀稀疏疏的记忆碎片变得不堪一击。

Newt到底要说什么呢?Thomas把号数一样一样数到“29”,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所以Thomas和Newt最珍贵的东西也只有29个吗。Thomas不经意间抬头,看到Newt在远处对他笑。

-“Hey Newtie!”

连衣服都顾不上披,从充满暖气的屋子中直奔屋外的冰天雪地,Thomas没有感到一丝寒冷,穿着毛绒拖鞋跑出去。除了阳光折射出的金黄色但不温暖的亮光,除了有一丝色彩的雪地,Thomas没有看到Newt。Newt刚刚站立的地方也没有脚印。

Thomas的兴奋没有了,顿时感到真正的、切切实实的、刺骨的严寒,毛绒拖鞋被雪浸湿,脚底的刺骨加上身体的严寒,感到从外到内到骨髓到心脏的极寒。

居然有幻觉。

自己不会生病了吧,相思病?

和Newt已经分别4个月了。

【TMR同人】|Themiserablewhite-Terminus°[惨白色的站台]
※cp:TNT无差

※ooc严重

※庞德《在一个地铁车站》AU

※推荐BGM→Laurie Darmon《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http://music.163.com/song/30841948/?userid=372439348 

※食用愉快

-Chapter [1]

这句话Thomas很熟悉,是自己和Newt近距离的代表。

手指关节微微泛白,Thomas受不了暖气温度较低的房间,却也没有马上去调整,饶有趣味的看着创可贴。从伤口上撕下来的,那么久了,刚刚又被冻住过,血迹已经呈暗色。这是Newt打篮球用的创可贴。

Thomas记得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喜欢Newt的自己穿着灰色帽衫来到操场。其实并不指望看到他的,抑或是根本没想到会看到他,只是喜欢在他经常来的操场感受一下。——他却和其他伙伴在雨天依旧地打球,笑声懊恼的语气冲击Thomas的耳膜。

他真想笑。

却无任何表情。蒙蒙间雨丝飘进眼里,等眨眨眼恢复后Newt连同他那微笑都出现了。

-“帮我拿衣服吧Tommy。”

-“啊……哦。”

含含糊糊的,手里就多了些东西。看着黑色的西装校服外套和领带,带着Newt的体温和薄荷味道。

-“那个温度,大概是37.2℃。”

后来Thomas不管跟谁讲起都这样说。

等将衣服还给Newt的时候,他脸上就出现了伤口。天知道Thomas的口袋里哪儿来的创可贴,以至于Minho叫了他整整一个学期的少女。这样Thomas手里的创可贴就到了Newt脸上。

Thomas记得Newt走之前说过“Band-Aid can heal.”

-“创可贴是治愈的东西。”

记忆到这里也就结束了,Thomas似乎还闻到薄荷的味道。

号码是2的纸条连接的东西是一包咖啡,现在根本不能喝了,只能做咖啡味冰渣渣来咬。可是Thomas还是尽量的把塑料包里的没被冻住的粉和冻在一起的咖啡粉倒出来灌上热水。细细品味其实味道也不赖。

和Newt做情侣的时候就是在咖啡店,Newt甚至还说自己无法给Thomas真真的安全感和踏实感。爱情并不要轰轰烈烈,只需要平平淡淡犹如溪水涓流。那样繁星也会看在眼里而感动。Thomas是怎么认为的。

没想到就是告白那个时刻Thomas的回忆最少了。摇摇头,押了一口咖啡。

Newt说自己和Thomas相见的时刻也许真的会很少,Thomas回答说,

-“比起住在北极的北极熊和住在南极的企鹅,我们要幸运得多。”

-“oh Thomas你这些奇怪的比喻都是哪儿来的?”

Thomas只感到很沉重,又押了一口咖啡。越喝越快,直到见底才感觉到喉咙的烧痛。

那是凌乱桌面上Thomas一抬眼就看到的书,封面棱角稍稍打卷儿。他随手翻开的一页上,独立成行的句子下面有浅浅的铅笔线:

-“爱情能使一个人体温上升0.2℃。”

重回TMR坑
做回TNT厨
我现在有点不知所措